Promiser Plus

泪腺女士今天守被德了吗?

欢迎围观👉企鹅群:903052362

关于我什么都没干却把龙舟搞哭了的这件事

看题目是不是以为我和@龙舟在实践?大误会,我们正相安无事、毫不相干、清清白白地在各自家里呆着。


反倒是因为,她的某篇repo已经拖了两个星期,我便发来问候:

[图片]

过了快一个小时,她说:

[图片]

先喊一句加班可耻!但重点不是这个……


我知道她肯定看见了没回,但我也没计较呀!


而且人家不就是免打扰的意思嘛,我就体贴地觉得不能打扰她了,万一说起来没完了呢!怎么能耽误我的好同事工作呢,那我这个主动也太不懂事了吧!


于是我就勤勤恳恳、一心一意去给我猫剪视频了(免得再被说它跟顶流网红猫只差了一个勤快的妈!)


但我不过就是顺便在我们的共同群聊、共同工作群出现...

全权相付「番外」谬日余欢(3)

我已经忘记这是圈文了,不如大家一起忘记,看个故事吧。

感谢@HETERONYM 赞助


——————


跷脚牛肉,钵钵鸡,三鲜冰粉,担担面......这顿饭唐沁吃得有声有色,斯斯哈哈的饱满热情混着不知道是不是思乡的泪,桌子上的半沓纸巾被她团得快要见底。


符觅坐在对面给她递包里的纸巾,爪子搭上手的那个瞬间,唐沁整个人一激灵,稍一闪躲就张开了嘴,“玄关柜...最上...咝...有新的...咝...抽纸!”


好歹曾经朝夕相处,Y中校园的小情侣们中午溜出门吃顿饭的条件还是有的,点菜的人当然知道她的吃辣实力,特意挑拣了清淡的来。没想到她接过纸,还在戳那盘罪魁祸首——已经搅...

Q:想起个问题来,在读自己的小说时,更多是以创作者的身份还是读者的身份?或二者皆有,那么感受有什么不同?

好妙的问题,偷偷欣赏了好一阵。我理解的小说是一个想象空间里的实验体,作者需要谋篇布局,创作以后又希望“人物拥有作者意志以外的诸种可能性”,就此而言我无法既做造物者又做泥人,很难以读者的身份读自己的文,习惯批判先行,甚至于推翻。

但有过很久之后重读,“发现新可能”的例子(《良辰吉夜》),沉浸在文本中,被情绪牵引的瞬间,大概是最靠近读者的片刻。

但我又认为好的读者需要比作者更审慎、更有感受力,要做到的可能不仅是“被动进入”。我还不具备这些能力,也不是一个很成熟的读者,就算不是自己的文,也说不上有多少(我理解的)读者视角。不过这就是题外话了。

想给你很多东西,对你说很多遍祝你快乐@coconuty 

祝新的一岁不倒霉,做最喜欢的事,赚最多的钱!

临时拿出看家小伎俩,虽然不贴原声,但爱你!

想你,也想rua你!

全权相付「番外」谬日余欢(2)

感谢 @HETERONYM ,让我在(1)不到一个月纪念日就把(2)发出来!!!


——————


符觅倒也不意外,唐沁的待客之道,果真是在家表演睡觉。


她寻寻觅觅,翻遍全屋,找了把看起来最不软趴趴的椅子,抬进了唐沁的房间。


“你要录一下指纹吗?”唐沁指着密码锁问:“要不然可能叫不醒我。”


听到后面那句,符觅脑子里瞬间闪过PlanABCD排列成的矩阵,觉得比起做一个礼貌客气的成年人,还是让自己不要在这间屋子腐朽发霉比较重要。于是收回已到嘴边的“不用”,按照唐沁的指示一气呵成。


滴声一响,后者抱起玲娜贝儿就跳上床,两只手扯着被角道:“晚安。”...

全权相付「番外」谬日余欢(1)

时间线大概在正文结文后的六年。地点、背景都借鉴了现实,本质架空(意思是随便代,代不进去的算我的,但我可以不负责嘛)。


基调有别于正文,可单独食用。


特别感谢勤勤恳恳的@HETERONYM 让这篇文勤勤恳恳。


久等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明与暗的交界时分,唐沁回身,往向碧色的楼宇,同自己过去的一年告别。


这个地方,她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。但是她来过,这是再大的洪流都不能蚕食的记忆。


变化发生在她拿出手机,捍卫私人记忆的那一刻,忘记调整的前置摄像头框住了驻足的人影。...

优秀工具人主动教科书——评《相知者也》

鲁迅曾经说过,和一个作者最好的交流方式就是按耐住把玩她本人的欲望,评论她的文字。好吧,实在献丑,还请您笑纳。 @coconuty 


如果圈文也有类型片之分,是《相知者也》开启了我对“实践文”类型片的兴趣。大概在七八年前,我对圈子的兴趣渠道就只有“好看的小说”这一条,误以为文学化的创作和将“挨打”放进文里是泾渭分明的两条路,幸而后来因为对作者的喜爱,没有错过《相知者也》。正是那时候起,我自己奇怪的屏障和壁垒被打破了,开始发现,有趣的文、有趣的关系不分类型。


五年前读《相知者也》,被那种「灵肉相交」的关系打动,惊叹于里面出现的命题如此靠近自己...

饿了么,也特么保护您的隐私安全

大家好,龙老师又来卖身了@龙舟 

事情是这样的,情人节那天,我百忙之中回了她的一些消息,然后她消失了,不完全统计,一共咕了我三个平台。

为啥说是不完全呢?因为第二天中午我看到她出现在了我lof的评论区,才想起来其实是四个。于是客气地问她:

[图片]

然后她来跟我呜呜呜:

[图片]

真是弧人弧出花来了,be like:不回消息是舍不得回。

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,隔了都没到十分钟(而她咕了我至少有十小时)就回她了,居然换来了她的贼喊捉贼:​

[图片]

在?我不理你?

但这不是重点,反正她只要之后肯舔就行了。

重点是啥呢?是她不知道哪根筋搭上了,突然想起来八百...

伪纪实:真的有活着的被动吃止痛药

如题,给大家讲个段子。

有请当事人@龙舟 

好的,段子没了,放群里吧。

【新春快乐第二弹】

祝大家虎德充沛,多多产粮!

如虎添翼,一拍即合!

感谢春联创意书法艺术家@龙舟 

过——年——好!

1 / 11

© Promiser Plus | Powered by LOFTER